欢迎访问深同网!

深同网

一个跨性别跑者的马拉松之路

时间:2020-03-10 17:05出处:资讯阅读:126

女生的样貌,从来就不只一种...

而我大概是比较特别的那种吧(笑)。长话短说,在人生的前20年,我都没被当个真正的女生过。因为外生殖器官长得跟大多数女生不太一样,出生证明写的是男生,大家也都如此理所当然的觉得。但从幼稚园我就发觉事情并不单纯,看了故事书,总希望妈妈能买漂亮的公主装给我穿。每天睡前总希望隔天一觉醒来,身体就变成女生的样子了,但总是事与愿违。

当时台湾的教育和社会氛围,并没有跨性别的观念。不敢跟家人、老师讲,也不知如何下关键字上网搜寻。努力念书让成绩名列前茅的同时,在班上人际关係一直令家人和老师头痛,而心理医师认为我是自闭症。直到十年前在美国留学,透过校内同志团体因缘际会,接触了不少书籍和影片,也与谘商师聊了几次,才终于发现:原来世界上有很多人跟我一样!那阵子经常陷入沉思:

Who is that girl I seeStaring straight back at me?Why is my reflectionSomeone I don't know?Must I pretend that I'mSomeone else for all time?When will my reflection showWho I am inside?


--Christina Aguilera,


起初以为自己是个不符合两性刻板印象的人,后来逐渐发现内心比较接近女性,回想小时候一直疑惑的那些问题--尤其为何会被男同学排挤霸凌、却跟女同学自然而然打成一片--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

心情海阔天空,可是要鼓起勇气转变,就像叫一个无运动习惯的人准备初马那麽难。从服装开始慢慢穿得中性,再到女性,发觉街上路人才不管我穿什麽呢,自己忙著滑手机都来不及了!后来在医师指示下,抱著跃跃欲试的心情,开始贺尔蒙替代疗法(HRT):透过每天服用抗雄激素(antiandrogen)和雌激素(estrogen)两种药物,把体内贺尔蒙调整成正常女性的范围。要让外表变成女生的样子而符合内心,这几乎是条必经之路。

一个跨性别跑者的马拉松之路

那时主要运动是骑脚踏车,也是学校现代舞社一颗总是记不得舞码的老鼠屎。HRT之前,我每週末都会一口气骑70~150k到郊区小镇或海边散心,体力游刃有馀。服药一年之后,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场三天两夜、每天骑100k的单车露营。第二天早上我就骑到抽筋撞牆,只好把行李分给同行男生帮我载,自己空车跟在后面挡风。这趟旅程回来后,我的膕绳肌拉伤,休养好一阵子才能回归骑车与舞蹈运动。


那年,2013,也是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。


隔年的波马依然热情如火,也是第一次有认识的朋友参赛。赛后大受感动,原来人类的意志打不倒,心中闪过一个念头:来跑步吧!但因为脚踏车的fitting不好,也长期疏于放鬆,把膝盖骑坏了;于是在物理治疗师建议下,肌力训练复健了一年,终于在2015年春季穿上跑鞋,跑了人生第一次的3k,从此与跑步结下不解之缘。

一个跨性别跑者的马拉松之路

以跨性别身分参加路跑,对当时的我是未知领域。透过网路力量,找到美国知名的跨性别女跑者Amelia Gapin,在部落格详实记录了性别转换与跑步的交互作用。她开始HRT前就已是个资深跑者,在转换贺尔蒙的过程中,遭遇体感配速走钟、极易疲劳、恢复迟缓...等等打击,一度让她心灰意冷。只消不到一年的时间,全马成绩更退步了40分钟。我们后来也亲自见了一次面,与她的一席话,更让我信心大增。也效法她的精神开始撰写部落格,记录身为跨性别女跑者的心路历程。


学成归国那阵子,我依然持续跑步,但也突然多出许多问题要解决,包括免役、找工作,到此其实意外顺利。接著是要用什麽身分参加路跑呢?


暂时以男性身分跑了几场后,为免良心不安,再次求助网路,以我的状态真的能参加女子组吗?答案是肯定的!这方面的科学研究还在萌芽阶段,但所有结果都指向同一件事:原本是生理男性的运动员,只要把雄激素(睾固酮)降低成女性范围6~12个月后,体育成绩上就能跟其他女生平起平坐。在美国认识的跑友们,也多半鼓励大家以认同的性别参赛。


这段期间也慢慢建立信心,以完全的女性身分生活。


于是下定决心:从今以后,我就是个女跑者了。

一个跨性别跑者的马拉松之路

以女性身分参加路跑的经验大多相当正面,但不友善对待也非完全没有:2017的Nike女子路跑,有心人士向主办单位提出质疑我的参赛权,几经鱼雁往返后,路跑协会才终于让我参加,却以若夺得总排名必须放弃奖金为交换。也偶尔会遇到不理性的谩骂和骚扰,当下虽然很烦,但换位思考一下,不遭人嫉是庸才。


也凸显了台湾反对LGBT(同性恋、双性恋、跨性别)族群的势力依然存在,以及性平教育与政府制度的不足。每个人都有依照自己的性别认同生活的权利,而路跑也是生活的一部分。或许对菁英跑者而言,确保贺尔蒙符合规定有公平性的考量,也是奥委会(IOC)和世界田径总会(World Athletics,前IAAF)的方针;但对市民跑者来说,以认同的性别参加路跑,是最自然的作法。我坚信在趋近人体极限时,男女是没什麽差别的。马拉松女子世界纪录只比男子慢13分钟;进入超马的领域,女生跑赢男生拿到总冠军也不太稀奇。你认识的跑友当中,全马跑最快和最慢的女生,差距是13分钟的几倍呢?所以我们身为市民跑者,干嘛计较别人的贺尔蒙?


令人欣慰的是,近年台湾逐渐有路跑听到跨性别者的声音,也友善对待我们。我在2017 GoHiking石门水库半程马拉松获得女总三,赛后与主办友人沟通后,对方决定将六千元奖金颁发给我,让我备感尊重。而Abrazo K.彩虹路跑、Firefox公益路跑,也是少数公开支持跨性别者能依照认同参赛的路跑活动。

一个跨性别跑者的马拉松之路

去年(2019)初夏我完成了性器官重建手术,多次跑步受伤经验与对信念的坚持,让我的复健之路不觉漫长。休养一个月后重回跑道,努力为今年的名古屋女子马拉松做准备。儘管因为意料之外的疫情,让我暂时无法验收成果,但读书从来不只是为了考试,我会继续跑下去的!透过路跑和文字,让更多人了解跨性别族群,正是除了健康、旅游、社交和自我突破之外,支持著我的另一股动力。


在继续突破个人目标的同时,更期许未来路跑运动以至于整个社会,都能对女性和LGBT族群更加友善。跨性别女生就是女生,就如同穿Saucony的跑者也是跑者,这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希望大家都能懂得。